一位滑雪老人的期盼(体坛名人说奥运)

为改变我国滑雪运动的落后状况,国家体育总局自上世纪80年代末开始,选定以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项目为突破口。于是,1993年我进入沈阳体育学院转任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教练员,从此我带着4名男运动员和4名女运动员一同摸爬滚打,直至花甲之年的2006年都灵冬奥会结束后退休。我所带的这8名队员中有5人共14人次先后参加了近4届冬奥会,韩晓鹏获1枚金牌,李妮娜2枚银牌以及郭心心1枚铜牌,其中韩晓鹏的这枚金牌是我国所有雪上项目的第一枚奥运金牌,也是我国男子冬奥选手的第一枚金牌,实现了历史性的双突破。

虽说我本人带队员参加过两届冬奥会,队员也为国争光获得了金、银、铜牌,但这都是在异国他乡客场作战,我是多么企盼有朝一日咱们中国也能承办冬奥会啊!2014年北京正式入围2022年冬奥会候选城市令我喜出望外,我现在更有盼头了。我们的国家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繁荣,2008年奥运会已充分显示了北京办奥运的非凡能力和水平。

如今,我的学生有的已是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工作人员,正置身于北京申冬奥工作之中;有的还是自由式滑雪国家队现役教练员,正在为备战平昌冬奥会乃至其下届冬奥会努力工作着。我和老伴都是退而不休,从竞技滑雪转为大众滑雪,近年来已培训了多批滑雪指导员顺利上岗,又亲手教会了一批又一批的孩童滑雪,前几天还在沈阳参加了由中国滑雪协会主办的“世界雪日”活动,为北京申冬奥助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