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奥掀起的“滑雪热”将持续多久?西安冰雪相关企业数居全国第7

冬奥会来了,滑雪市场火了,热度能持续多久?华商报记者对国内及陕西滑雪市场进行了调查。

冬天是玩雪的季节,今年又赶上北京冬奥会,更为冰雪旅游、冰雪运动添了一把火。

相关景区订单大增。同程旅行数据显示:今年春节冰雪类景区订单同比上涨68%。携程旅行的《2022年春节旅游总结报告》发现:“就地过年”背景下,超八成游客选择本地旅游景点,冰雪、滑雪景区则是主要去处之一。比如,携程提到的陕西春节热门景点,除了西安城墙、大唐芙蓉园等文化景区,还包括以滑雪场知名的汉中龙头山等。

近几年,随着国家冰雪发展战略实施,滑雪产业迎来黄金发展期。陕西已形成西有宝鸡太白鳌山、中有铜川照金、北有延安黄龙、延安国际滑雪场、南有汉中龙头山等各地市滑雪场规模发展局面。面对冬奥年的“滑雪热”,各大雪场纷纷对硬件、软件升级。

照金国际滑雪场的工作人员介绍,今年新增一条标准高级雪道和一处地形公园,新建一条中高级雪道,还为青少年主题冬令营新增两条练习道,春节以来客流同比增加50%以上。有消息显示,太白鳌山滑雪度假区增加两条索道和多条雪道,春节最大单日接待量达两万人次。

第一太平戴维斯报告称,国内冰雪运动、滑雪度假产业的发展机遇,源于北京冬奥申办时向国际社会作出的“带动3亿人参与冰雪运动”承诺,正在成为新的消费增长点。而更多消费者参与,也促使经营方不断思考如何提升竞争力,与国际知名滑雪胜地一较高下。

相比跑步、羽毛球等大众高参与度运动项目,因场地和装备限制,滑雪更“烧钱”。

去年底,D女士在陕西一度假区学习滑雪。前后十天,她总计花费数万元,其中包括购买滑雪装备和配件、聘请专业教练、滑雪场票务费用、酒店食宿等。她将自己滑雪短视频发到社交平台上,收获了不少关注和互动——她的职业是一名网络主播。

与庞大人口基数相比,投入大量资金和时间的滑雪发烧友是少数。据《2019全球滑雪市场报告》,我国滑雪渗透率仅1%左右,远不及欧美发达国家。

对此,《2019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曾做出判断:中国是全球最大初级滑雪市场。

在《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作者、北京市滑雪协会副主席伍斌看来,目前这一判断仍然成立。由于民众冰雪活动普及及国家体育战略推进,滑雪在国内从小众项目被推向了大众化,但很多滑雪场接待的还是初级体验用户,市场培育是一个漫长过程。

社交平台上,滑雪早已是炙手可热话题。微博的滑雪超线亿;小红书上有关滑雪笔记多达50多万篇,涵盖从新手入门攻略到资深滑雪者炫酷视频。

诸如“三亿人上冰雪你参与了吗”“三岁萌娃滑雪”等话题,拉近了人们与滑雪的距离感。谷爱凌奥运夺冠、知名主持人王冰冰参与,滑雪运动更借名人效应推动民众参与。

一个典型现象是:全民滑雪热之下,各类儿童滑雪冬令营、亲子滑雪课程争相开展。或许与其他涉及培训的热门行业一样,家长为子女,什么都舍得。

滑雪曾被视为富人运动、中产游戏。得益于经济发展,这一产业在国内朝平民化发展。

首先,购买一套齐全的滑雪装备,花去万八千块并不意外。当然,对于初学者而言,也可选择在滑雪场租赁装备,有的包含在入场套票内,算下来每天费用至少约一两百元。

其次,初学者要想进阶,需聘请专业教练,系统学习滑雪器材使用、技术运用等。据了解,滑雪教练是按小时收费,每小时从400元到1000元不等。初学者学习时间不等,比如单板最多一周能够掌握,即便如此,学习费用也需要数千元。

团购一张门票、租赁一套装备,这是不少人对“近郊滑雪”的印象。《2020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将滑雪场划分为旅游体验、城郊学习和目的地度假三类。

大多初级体验客群,选择的都是“当天往返”的城市近郊滑雪场。如:西安周边就有翠华山、白鹿原、蓝田竹林畔、伏羲岭等十余家滑雪景区。

资深滑雪者,可能会更加青睐高水平滑雪场,如:此前文旅部、国家体育总局公布的首批12家国家级滑雪旅游度假地。这也意味着交通、食宿花费更为高昂。

由此,西安碑林特色街区建设发展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夏强表示,滑雪运动贵在学习成本、时间成本及装备投入等方面。如果是一次性体验滑雪乐趣,则更接近大众消费范畴。

他认为,滑雪客群的粘性可观。因为滑雪是一项富于刺激的户外运动,参与性和体验感很强;美丽的滑雪场、帅气的滑雪装备和动感瞬间,也能满足参与者分享和社交需求。

按滑雪运动的季节性特征,每年5月到次年4月被视为行业“雪季财年”的统计范围。

《2020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显示,2020-2021雪季财年全国滑雪人次为2076万人次,相比2019-2020年度的1045万,同比增长98.66%。与2018-2019年度的2060万相比,增长0.78%。在疫情因素下,这毫无疑问是一个令人振奋的数字。

然而,上述《白皮书》指出,近两年,室内滑雪场投入运营带来的增量对滑雪人次增长构成较大影响,尤其是南方城市大中型室内滑雪场;同时,一些小型户外雪场,特别是偏戏雪类场馆,选择策略性暂停营业,导致滑雪场总数减少,也影响到未来数据的不确定性。

在综合各种原因暂停的雪场之后,2020年全国正常营业的滑雪场总数统计为715家。滑雪场最多的12省市,全部在北方地区。其中,陕西正常营业滑雪场29家。

与2019年相比,多省份滑雪场暂停开放及错漏调整(注:错漏调整主要指个别雪场重复统计及个别遗漏情况)。陕西有6家暂不开放及错漏调整。

记者进一步了解发现,今年部分滑雪场继续暂停开放,如商洛某滑雪场这两年都停业了。

伍斌分析,滑雪场暂停开放原因有四:一是政策影响;二是气候因素,如暖冬限制开放时间甚至加剧运营成本;三是疫情对市场扰动;四是一些景区内雪场的场地或经营状态变化。

“滑雪场属高投入、人力密集、回报周期较长行业,考验资方实力。因气候限制,陕西境内雪场主要从12月到来年3月营业。加上环评影响、投入产出比等,绝非稳赚不赔。”夏强认为,滑雪产业在陕发展前景良好,但优胜劣汰或加剧。

马太效应之下,什么样的滑雪场,更有竞争力呢?伍斌认为,一是具备一定规模、交通便捷的近郊滑雪场,面向普通人、面向初级参与者;二是能够满足进阶滑雪者需求的目的地度假型雪场。

简单来说,冬奥热潮确实帮冰雪运动扩大声势,历届冬奥会举办国都希望以此推动冰雪运动普及。但这股推动力有多强,有多持久,还需要满足一些客观条件。

日本长野冬奥会后,相关产业发展可谓反面教材。资料显示,冬奥会并没能提振日本滑雪产业,该国滑雪人口此后反而明显下降。究其原因,外界多归结为日本人口老龄化和经济衰退。

韩国的遭遇与日本同病相怜。近年来,韩国GDP增速放缓,2018年平昌冬奥会也未能收到预期效果,滑雪市场依旧萎靡不振,2017-2018年滑雪人次反较五年平均水平减少20%。

我国的发展状况与之并不相同。业内普遍认为,就我国经济发展前景、消费升级和现阶段滑雪初级市场形态来预估,冬奥会效应带来的红利影响有望逐渐显现。

伍斌表示,前冬奥周期对国内滑雪产业推动,主要体现在场地建设升级等供给侧层面。在基础设施趋于成熟之下,未来后冬奥周期,市场发展带来的需求侧推力是值得期待的。

不过,也有观点认为,滑雪场数量、质量固然是吸引消费的重要因素,但决定市场需求最关键的还是国民收入水平,还有诸如疫情后公众消费行为和消费信心的变化。

目前来看,乘着冬奥会的东风,质量更高、规格更高、服务更完善的优质滑雪场正在国内不断涌现。而如何培养滑雪者忠诚度、提升参与者体验感、让滑雪运动参与人数和复滑率双向提高、让国内雪场在国际上更有竞争力,这些都是国内滑雪市场需要思考的课题。基于此,滑雪场才不会沦为朋友圈里的一次性打卡地,冬奥效应才将转化为长久经济效益。

北京冬奥会的举行,让滑雪这项运动回到大众视线中。企查查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1月,我国现存冰雪相关企业(关键词为滑雪、雪地、造雪、冰雪)达2.15万家。

从地域分布看,黑龙江地理位置得天独厚,冰雪相关企业数量最多,达5258家,占全国总量的24%,将近四分之一。具体到各城市,哈尔滨的冰雪企业数量最多,达4261家,占黑龙江省相关企业总数的83%。身处南国的深圳虽不具备气候条件,却也酷爱冰雪产业,共有485家冰雪企业,全国排名第二位。长春、张家口等北方冰雪城市的冰雪企业数量排名靠前。西安有294家冰雪相关企业,数量位居全国各城市第7位。

2011年以来,我国冰雪企业注册量逐年增长,2021年的注册量达到了十年之最,共计3933家。从投融资数量看,国内冰雪产业历年来发生投融资共计34.12亿元,共发生融资59起。 本版稿件由华商报记者 李程 采写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