耕耘助力突破 同心追求卓越 “中国冰雪”致敬冬奥幕后英雄

首都体育馆是北京2022年冬奥会中国体育代表团的“福地”,中国队在本届冬奥会的第一、第二和第九枚金牌均诞生于此。

4月16日晚,“中国冰雪之夜”活动在首都体育馆举行。“突破”“耕耘”“友谊”“拼搏”“同心”“卓越”……活动揭晓中国冰雪荣耀榜单,为运动员训练比赛提供强有力支撑的教练员、科研技术人员、医务工作者、服务保障人员,以及为中国冰雪运动发展作出突出贡献的国际友人、媒体、高校等都得到致敬。

“2022年是中日邦交正常化50周年,能在这样值得纪念的一年里获得这份殊荣,意义非常重大,我感到无比荣幸。”

温暖动听的《成都》旋律从现场乐手指尖流淌而出,穿越2000多公里的距离,传入刚刚被授予中国冰雪“友谊”荣誉的日本教练佐藤康弘耳中。在日本家中与活动现场视频连线的佐藤康弘看到,吉他手放下乐器,摘下口罩,露出无比熟悉的面孔——中国单板滑雪运动员苏翊鸣。

这是苏翊鸣送给恩师的一个惊喜。此前受疫情影响,二人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无法见面,只能通过网络进行视频教学。成都,是他们时隔一年半后第一次见面的地方,助力苏翊鸣摘金夺银的很多动作,都是在这里训练完成的。

“从我们第一次一起训练的那一天,到我赢得冬奥金牌的那一天,我想说,谢谢你改变了我的人生。”面对佐藤教练,苏翊鸣情真意切。

北京冬奥会备战期间,多名外籍教练与国内团队通力合作,给队伍带来了更加国际化的训练模式,展示了“更团结”的奥林匹克新格言,也传递出自信开放的北京冬奥精神。作为其中一员,佐藤康弘对苏翊鸣的影响是全方位的。“我之前对单板滑雪这项运动的理解可能还停留在表面上,跟他一起训练之后,他给我讲述单板滑雪的历史沿袭和发展历程,让我看到了完全不同的天地。”苏翊鸣说,“每天最开心的就是听他跟我讲一些技术上的要领和存在的问题。”

教学时,佐藤康弘以铁腕著称,要求苏翊鸣在做动作时无论是手指还是脸的位置都要精确到每一度,训练强度大的时候,一周就要练坏四块板子。而在生活中,他是苏翊鸣最值得信赖的朋友。

一起坐缆车上山训练、一起拖着行李箱赶飞机、一起吃臭豆腐、一起打乒乓球……大屏幕上,苏翊鸣熬夜剪辑的视频记录了他和佐藤教练相处的点点滴滴。

北京冬奥会落下帷幕,这段珍贵的师徒情仍在延续。佐藤康弘透露,二人将继续携手征战2026年意大利米兰冬奥会。他告诉苏翊鸣:“无论何时何地,我会永远在你身后。”

不止苏翊鸣,每一位冰雪健儿身后,都站着许多默默付出的教练员、领队、工作人员;每一块奖牌里,都凝结着整个团队的心血与汗水。活动现场,一座座金色雪花造型的奖杯“飘”向这些幕后英雄,将他们引到台前,接受现场观众和网友的致敬。

在这个夜晚,一个瞬间格外令人动容:中国首位世界速度滑冰金牌获得者、年过八旬的罗致焕换上夺冠时的队服,在视频中与中国速度滑冰运动员高亭宇完成了一场跨越时空的“云接力”。在本届冬奥会上,高亭宇打破奥运会纪录摘得速度滑冰男子500米项目金牌,这份出色表现,源自为国争光的信念,也源自4年前的一个承诺——“我想给奖牌换个颜色,再送给刘广彬教练。”

走下平昌冬奥会季军颁奖台后,高亭宇曾一度陷入职业生涯的低谷。“伤病是运动员最大的敌人。我无数次经历着伤病的折磨,最严重的时候,甚至怀疑自己能不能坚持到北京冬奥会。”高亭宇说,最艰难的时刻,是教练陪伴自己一同走过,“他在我迷茫时给我鼓励,帮助我重拾信心,陪着我直面低谷,在逆境中相信自己,战胜伤病。”

备战北京冬奥会的最后一年多时间里,高亭宇一次也没有回过家,作为形影不离的战友,刘广彬也牺牲了照顾家庭的时间。今年春节,高亭宇像往年一样从刘广彬那里收到了压岁钱红包,这是他们在训练场上度过的第七个春节。

“不管别人,做好自己,这是我们的策略。”刘广彬说,“尤其这个项目,每个人的实力非常接近,是难啃的硬骨头,我们把能做的都提前做了。”北京冬奥会开幕前,刘广彬准备了多套预案。最终,高亭宇按照既定计划被安排在前中段出场,避免了主场作战且最后登场带来的巨大心理压力。

“感谢我的教练和国家为了培养我们而配备的团队,没有他们,就没有现在的我。”高亭宇的话语,道出无数冰雪健儿的心声。

走上领奖台,从花滑运动员韩聪、隋文静手中接过代表“耕耘”荣誉的“金色雪花”,王向峰情不自禁地想起半年前的那个雪天。

2021年11月10日,150余名运动员、教练员及相关工作人员乘坐越野车,陆续离开位于河北承德的塞罕坝训练基地,赴新疆等地参加积分赛和训练。作为围场县交警大队大队长,王向峰和同事们担负了从基地到高速路口长达128公里的安保任务。

这段路程不仅距离远、海拔高、弯路和陡坡多,一连数日的强降雪更增添了行驶难度。

“我们提前5个小时到岗,铲冰除雪、清理路面,分流车辆。即便这样,还是出现了‘风吹雪’的情况。”王向峰回忆,在县里统一指挥下,60辆越野车编成12组,每组第一辆车为领队车,选派驾驶经验丰富、路况熟悉的民警随车,以20多迈的速度走完了最难走的路段。

那一天是农历十月初六,王向峰48岁生日。顺利完成转运任务,不出任何纰漏,是王向峰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

冬奥备战期间,大大小小的转运,王向峰都不曾缺席。唯一令他感到遗憾的是,没能跟高亭宇说上话。“转运时需要核对名单,他和我同学同名,我对他印象很深,希望以后能有机会合个影。”

这位来自北京友谊医院的消化内科专家,作为北京冬奥会备战冲刺阶段的首席医务官,每天都要和在国外训练的运动员、教练员保持紧密联系,跟踪了解健康状态。2个多月里,每天都是凌晨2点后睡觉,白天照常工作。

2021年11月初,一名在瑞士训练、参赛的运动员出现运动损伤,按常规流程需要做核磁、打封闭,由于训练地点偏远,方圆300公里内没有合适的诊所,回国诊疗则会耽误打比赛、拿积分。了解情况后,请来北医三院的运动医学专家,以视频连线的形式连夜开展远程诊疗。

“在队医协助下,经过近2个小时的连线,专家判断交叉韧带没有太大问题,可以在简单治疗后继续训练。”介绍,从那时起,这位运动员每天训练的视频都会传回国内,供专家研判恢复情况,这位运动员不仅如期恢复,还顺利拿到冬奥参赛资格。

早在2008年北京夏奥会时,就以普通医生的身份为涉奥人员提供医疗服务,此次以首席医务官的身份服务冬奥,压力也更大了。

“2008年主要在一线服务,这次更多是从全局着眼,发挥沟通协调作用,建立健全包括29支国家队队医、8家训练基地医疗站、超过200位的中西医专家、25家定点医院在内的四级医疗服务保障体系。”说,在参加冬奥医疗保障工作之初,他们团队就确定了发挥举国体制和东道主优势,发动各界力量,打造高效医疗服务保障团队的指导思想。

在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背景下举办冬奥会绝非易事。广大医疗防疫人员筑起牢不可破的安全屏障,守护了参赛各方健康。

“为保障北京冬奥会、冬残奥会顺利举办,省市区三级卫生健康工作人员混合编组进驻崇礼一线办公,形成了省市区联合、扁平高效的指挥调度体系。”张家口市卫健委医政医管科科长单晓飞介绍,进驻人员还成立了医疗防疫组前线指挥部临时党委,更好地发挥基层党组织的战斗保垒作用。

“火眼”实验室位于崇礼核心区,主体部分由5个气膜舱组成,承担着核心区内全部样本的核酸检测任务。实验室工作人员均抽调自张家口各大医院,以50人一个班次、每天4个班次维持24小时运转。

“‘火眼’实验室日检测能力达到7万管,一批次最大检测能力6000管。我们还新建了胶囊实验室,启动4辆移动核酸检测车,确保准确、及时地反馈检测结果。”单晓飞说,北京冬奥会、冬残奥会的顺利举办,是广大医疗防疫人员的共同心愿。

在本次活动的“致敬耕耘”环节,北京服装学院服装科技研究院院长刘莉同11名“耕耘者”代表一起,在台上领取了荣誉雪花。

北京冬奥会上,中国军团取得了一个又一个突破,不仅在赛场上争金夺银、书写历史,在比赛服装装备上同样亮点纷呈。作为项目主持人,自2019年起,刘莉负责带领团队开始冬奥国家队训练与比赛服装研发。由于我国的冬季运动起步晚,相当一段时间内普及度很低,国内面向冬季运动的装备研发比较零散、不成体系。在短短三年时间里,要弥补与冬季运动强国在装备上的差距,压力很大。

“我们深知0.01秒可能就会决定一块奖牌的归属。”在随后的1000多个日夜里,刘莉带领团队放弃节假日休息,攻克“快、护、暖、美”四个关键技术,实现竞速类项目服装、防护材料及装备、耐低温保障材料与服装、技巧类项目服装四类产品创新,实现战衣的个性化和科学化定制,助力提升我国冬季项目国家队参赛水平。

“经过北京冬奥会的历练,我们的冬季运动装备就像冰雪健儿一样,也实现了跨越式发展。”刘莉说。

活动现场,看着奥运健儿身着“战袍”讲述赛场点滴,坐在台下的安踏集团奥运事业部总经理谢春龙尤为激动。备战期间,谢春龙带领团队为中国健儿们量身打造比赛装备,确保运动员们在赛场上展现出自己最好的一面。

“印象最深刻的是我们为钢架雪车队研发比赛钉鞋的过程。”谢春龙告诉记者,过去该项目的比赛用鞋完全是国外个别品牌垄断,他和团队通过攻克技术难题,完全自主地完成了设计、开发和制造,大幅提升了抓地和回弹性能。正是穿着这双鞋,闫文港以4分01秒77的成绩获得一枚铜牌,这也是中国队在该项目上获得的第一枚冬奥奖牌。

在北京冬奥会上,信息通信业集全行业之力,发挥技术优势,在网络建设维护、应急通信保障、5G应用体验等方面提前规划、排兵布阵,高质量完成了冬奥会通信保障任务,为实现“零事故”通信保障交上了一份满意答卷。

“有幸能参与到本次冬奥会保障,对我来说是一个弥足珍贵的经历。”作为一名参与过北京2008年奥运会保障的老通信人,中国移动北京公司网络部通信保障室副主任熊炜回忆,当时主要以2G网络为主,3G网络刚开始普及,而在北京冬奥会上,借助5G技术,北京移动建成了一张覆盖场馆、高速公路、机场、铁路等核心赛事区域和主要交通枢纽的5G保障网络。

在众多场景的网络保障中,令熊炜记忆最为深刻的非“鸟巢”莫属。为保障开闭幕式现场数万人高密度的数据传输稳定通畅,熊炜带领团队攻坚克难,成功让北京移动成为首家在“鸟巢”实现基于AI的自动化无线优化调整技术的运营商,最大化利用网络资源。

位于张家口赛区的国家跳台滑雪中心,又名“雪如意”。在这里,我国跳台滑雪、北欧两项实现了多项突破,北欧两项运动员更是首次登上冬奥赛场。

而在200公里外的群山之间,坐落着三大国家级冰雪运动训练基地之一的涞源国家跳台滑雪训练科研基地。其中,因为HS140、HS106大跳台的长度、坡度、宽度按照“雪如意”1∶1打造,该基地被大家亲切地称为“雪吉祥”。

“雪吉祥”和“雪如意”看似区别不大,但对建设者而言,两者却大为不同。特别是“雪吉祥”采用土方填筑方式,硬度相对较差,易受地震、水土流失等外力因素影响。“我们接到命令,要求在2020年的雪季投入使用。”中铁十六局项目负责人张拥法说,项目时间紧、难度大,加之疫情、雨季等因素,一个个困难摆在他和团队面前。

“我们发扬老铁道兵精神,逢山开路、遇水架桥,人员、设备全部采取两倍的配置,进行24小时‘白加黑’建设。”张拥法告诉记者,他和团队日夜连续奋战、攻克一道道难关,“过程虽然艰辛,但能早日为备战冬奥提供场地保障,再苦再累也值得!”分享体育频道精选进入体育频道阅读推荐热门图片进入图片频道精彩视频进入视频频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