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限飞盘”——你不了解的新运动

初春的长沙阳光明媚,在岳麓区梅溪湖篮球公园的草坪上有着这样一群孩子,他们时跑时跳,目光紧紧盯着飞在空中的飞盘,从草坪这头跑到另一头,然后突然跳起,把飞盘抓下来,再跑回来排队等着下次的出击,全然不顾身上早已大汗淋漓。

原来,这是由长沙市飞盘运动协会的教练在对小朋友们进行早上的飞盘训练。本次训练营是免费的体验活动,但训练项目种类齐全,比赛规则、正反手接盘、跑位训练以及实战训练赛都囊括其中。大部分小朋友都是初次体验飞盘,但他们丝毫没有怯懦的神情,紧盯教练手中即将抛出的飞盘,蓄势待发。

不仅仅是小朋友,极限飞盘是一项受到各年龄段玩家喜爱的新兴运动,自它诞生以来,就在世界范围内发展迅速,中国也不例外。在极限飞盘引入国内之后,便得到了快速的推广和普及,出现了众多飞盘爱好者和大大小小的飞盘赛事。本文就带你来看看,极限飞盘是怎样的运动项目,是什么让极限飞盘得到大众的青睐,而它在未来发展的途中又遇到怎样的问题。

说到极限飞盘,可能大部分人还不甚了解,总觉得飞盘是用来逗宠物狗玩的。其实“极限飞盘”融合篮球、足球、橄榄球等特点的一项很具有竞技性的新兴运动,极限飞盘正式比赛主要为七人制,队员可以男女混合,在100m * 37m规格的场地上进行,赛场两侧各有一块18m*37m的得分区域,进攻方通过各种战术方式的跑动、传递飞盘,让队友们在攻入得分区接盘得分,赢得比赛,飞盘运动员通常需要具备良好的速度、判断力和技巧。此运动主张和强调的是体育竞技精神和公平竞赛,激烈对抗的飞盘比赛必须建立在互相尊重,遵守规则和享受乐趣的基础上。

1946年第一枚飞盘发明于美国,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飞盘运动开始逐渐成为风靡欧美高校的竞技运动;1968年,美国大学生有了飞盘运动的社团组织,举行联赛;1985年成立的世界飞盘联合会已经被国际奥委会承认为单项运动国际组织,标志着飞盘运动在国际上进一步的获得认可;八十年代开始,飞盘运动在国际上迅速流行,一百多个国家开始接触这项运动;台湾是中国最早接触飞盘运动的地区,并于1980年代开始推广,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飞盘运动也在全国各大高校逐渐推广开来。

长沙市飞盘运动协会会长,湖南大学体育学院教师许新厦作为本次训练营的组织者,手把手教授小朋友飞盘的规则和技巧,让小朋友们感受到飞盘运动的特殊魅力。

“我大概从2014年开始接触飞盘运动。”许新厦说到,“这个运动很新颖,很吸引眼球,特别是它的文化与精神很吸引我。当时湖大也有几个学生自发地在玩,没有老师学校的支持,我立志要把这个项目搞出来。”

湖南大学的极限飞盘运动在许新厦的推动下发展迅速,2014年,湖南大学正式设立极限飞盘课程,到现在每学年开设八个班,飞盘课程扮演着为湖大飞盘提供新鲜血液的重要角色。湖南大学极限飞盘协会成立于2009年,2016年湖南大学极限飞盘校运会的举办,湖大飞盘迎来了发展的黄金时期,协会成员不断增加,各个院队也呈现着良好的发展趋势,不少湖大飞盘爱好者纷纷出去打比赛。如今每年的校联赛与新生杯的举办,使湖大飞盘爱好者越来越多,湖大飞盘正处于稳定的上升阶段。

易旭凤是湖南大学一名大一的学生,也是在上大学之后逐渐接触并喜欢上了极限飞盘这项运动,成了一名资深的飞盘爱好者。“我最开始觉得很新奇,因为没有接触过,在课上了解了一点规则和比赛内容,感觉很洋气。”易旭凤说,“而且这是一项‘绅士运动’,又有很多玩法,趣味性很强。后来看了一些比赛,热血沸腾,就更喜欢了。”飞盘运动因其独特新颖的玩法,吸引了湖大越来越多的爱好者参与其中。

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在湖南大学极限飞盘运动发展如火如荼时,许新厦开始在长沙各高校推广飞盘运动,2017年组织成立了长沙市飞盘运动协会。2018年4月14日,由长沙市飞盘运动协会和湖南大学极限飞盘协会承办的第三届中国大学生极限飞盘联赛全国总决赛在长沙举行,本次比赛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的13支高校极限飞盘队伍,受到媒体的广泛关注。

为了在长沙推广飞盘运动,提高飞盘运动师资水平,长沙市飞盘运动协会在今年的6月23日,24日举办了为期两天的飞盘师资培训班,来自中南大学、中南林业科技大学等高校的8位教师参加了此次培训班。“我们的初衷是想让长沙市所有大学生都可以享受到飞盘的乐趣。”许新厦说到,“飞盘课程是推广飞盘运动的基础,派老师过来接受培训,回去以后他们再教学生,这是推进飞盘运动进校园、进课堂、进公园、进社区的重要举措。”

“向往飞翔是人类的天性”,对于孩子们来说更是如此,在一个天性好动的年龄,飞盘满足了他们对飞翔的幻想。当问到飞盘培训班的小学员喜不喜欢飞盘的时候,他们都大声喊道“喜欢”,并且还想着以后能够去打比赛。家长也都对孩子学习这项运动表示支持,飞盘运动不仅能锻炼孩子的协调性灵活性,并且还可以借这样一个活动来增进同学们的感情,多一些兴趣爱好,多一些交流。

“极限飞盘运动和其他运动一样,具有极高的健身价值,可以强身健体。要想玩好飞盘,要跑,要跳,要有协调性;并且需要他们高度集中注意力,去判断飞盘在空中飞行的轨迹与落点,从而成功地把飞盘接住。”一位小朋友的家长王妈妈说到。它方便很经济,门前屋后,只要有一块空地就可以玩起来,可以竞技地玩,可以休闲地玩,飞盘运动既有普适性又有特殊性,受孩子们喜欢。“如果他们不来参加这个训练营,早上也是在家里睡觉,平时也是玩手机,看电视。来学习一下飞盘,多运动运动,对他们的身体也有好处。”

“我们看重飞盘运动还有一点,它和足球篮球不一样,这个运动没有身体接触,安全性相对较高。”王妈妈说。飞盘运动与其他运动不同的是它强调一点“飞盘精神”。所谓“飞盘精神”就是要求运动员自己在场上进行裁决,飞盘赛场没有裁判,若有争议则互相讨论解决。要实现这种裁判方式,运动员之间必须相互尊重。“整个比赛队员是相互尊重的,场上是队手,场下是朋友,结束后大家围成一个圈,互相给对方鼓励,总结比赛的经验和教训,也是很好的交友方式。”

也正因为飞盘,易旭凤也找到了自己的热爱。“通过飞盘这项运动,感觉自己有了很多想要发掘和坚持下去的东西。然后还可以扩大自己的朋友圈,可以约比赛,慢慢就会认识很多爱好飞盘的朋友。”

现阶段飞盘运动在长沙市发展仍处于起步阶段,在推广的过程中也遇到了许多困境。首先是场地问题,极限飞盘正式比赛是在草地上进行的,而现在城市用地日益紧张的情况下,要想有专门的飞盘场地还是比较困难的,所以现阶段飞盘比赛的用地大部分情况还是要借用足球场地,飞盘爱好者与足球爱好者也就会存在着场地冲突的情况,“无地可玩”是极限飞盘运动发展中存在的一个困境。

另外,长沙市飞盘运动协会秘书长王国俊表示,对于飞盘运动的认知,大家还处于一个比较低的阶段,好多人还认为飞盘就是给狗玩的。很多人没有体验过飞盘,受众面还不是很广,这也是一个困难。所以,除了在高校推广飞盘运动以外,还要在中小学校推广飞盘进课堂,组织飞盘俱乐部,用小孩子业余时间去玩飞盘,也让学生家长多了解这项运动。此次飞盘运动暑期训练营也是为了能够让小孩子体验飞盘,从而能够有机会接触这项运动,爱上这项运动。现在也有越来越多的上班族在周末约着盘友一块玩,这项运动的受众面也越来越广了。

正在训练的小朋友小博说:“学校不让私自带飞盘进去,担心飞盘危险会打到别人。”可见,飞盘运动的安全问题也是大部分中小学所担心的。对此,王国俊表示,飞盘非常适合小孩子玩,但需要一个专业的指导,只要告诉他们遵守一些什么样的规则,就很安全,和踢足球一样,飞盘运动也需要小孩子经过专业的指导来避免安全问题的发生。另外,学校的基础设施,安全保障也要做到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