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苏神田径场上的他也是许多人的信仰

2018年,一部以立志参加箱根驿传马拉松接力赛的大学生们为主角的动画《强风吹拂》开播。

这部运动题材的动画根据同名小说改编而来,在豆瓣上有超过6万的观众打出9.6的高分。

《强风吹拂》中的中心赛事箱根驿传,是日本历史最悠久的长跑接力比赛,无数大学生跑者曾在它的赛道上留下足迹和和汗水。

不过,有一位曾在此闪耀夺目的选手,虽然于2011年让其所在的早稻田大学时隔18年重获箱根驿传总冠军,且又于2012年的赛事中再次获得一区区间赏,但是他却写道:“对于大学时期的我来说,箱根驿传并没有那么重要。”

他说,参加箱根驿传,是因为指导员、队伍和学校比较重视,他本人更希望专注于田径跑道。确切地说——根据他的实际行动而言——是马拉松赛道。

看过《强风吹拂》的观众应该会对长跑选手那遒劲有力的身板印象深刻。他们并不是力量型的大块头,甚至第一眼看过去过于似乎过于清瘦了。

然而,当他们穿上跑鞋迈开脚步,根根显现的肌肉线条塑造出无与伦比的美感,修长匀称的四肢和坚毅的面容因为流下的汗水闪闪发亮。

抬腿、落脚、抬腿、落脚,控制力量稳定输出到腿部和脚掌,重复的动作彰显着人类不依靠外力前行的坚韧。

在由他亲笔写下的短篇合集《马拉松名将手记:42.195公里的孤独之旅》中,我们看到的依旧是一个克制、忍耐、娓娓道来的大迫杰。没有煽动情绪的字眼,也没有空洞的口号,这或许是持续多年的马拉松训练塑造出的特点。

他深知,睡眠不足会影响专注程度,进而影响训练效果。他特别强调,为了能使肌肉进行修复后可以更强,他也会刻意在身体疲劳时进行训练。

不是在心里感觉到累得无法集中时强迫自己练习,而是在肌肉感觉到疲倦时,集中精神对肌肉进行更高强度的训练。

肌肉的变强是拉伤后进行修复的结果,因此只在肌肉可承受范围内进行训练很难有明显的提高。

大迫杰采取的另一个方法是冷热水交替泡澡使身体快速恢复,听起来似乎是在虐待自己,然而行之有效。

或许许多人难以坚持运动(不只是田径运动)的根本原因,在于对训练身体存在理解上的误区,总是在精神疲倦时试图运动,又总是在身体疲倦时快速放弃。

打破亚洲纪录的短跑名将苏炳添,其亲人接受采访时说,他在饮食上很克制,从不乱吃东西。

和苏神一样,大迫杰对于饮食也有要求。不过观其文,控制饮食对于他来说并不很费力气。对此,大迫杰如是说,因为巨大的训练量,他可以不必严格控制饮食。

通常来说,训练前的碳水,训练后的的蛋白质、维生素C和铁元素,都是必须的,其余随心情,偶尔饮酒或来点儿甜品也无伤大雅。

诚然,也有许多优秀的选手遵循着严格的饮食指导,这并不是说大迫杰天赋异禀到可以无视自然规律,反而说明人与人之间的差别比人们所以为的大,也比人们所以为的小。

不说别的,运动爱好者也可以参考大迫杰的方式,以增加训练量为前提放松痛苦的饮食控制,或许有出其不意的效果。

力量训练通常的效果是增肌,健身房教练们爱秀的一身肌肉块就是力量训练的结果。作为田径选手,如果真带着一身腱子肉上场,肯定跑不出好成绩。既然如此,为何大迫杰要进行力量训练呢?

在书中并没有给出科学上的解释,大迫杰只是说,去美国后身边的选手告诉他若想提升速度,只做速度练习是不够的,力量训练很有必要。

通过观察其他选手,大迫杰认可了力量训练的重要性,回到日本他也继续进行着力量训练——不知不觉中,力量训练果然帮助他走上了新的台阶。

专注于马拉松的大迫杰进行力量训练,这似乎有点颠覆常识。不过,身体是统一的,适当加强的肌肉虽然未必能在短时间内帮助身体跑得更快,长久以来却必有助益。就好像对于滑雪运动员来说,有时需要做的并非是一次次滑下去,而是练习后空翻一类的动作。

从小时候,连停车位和储物柜都要选用编号为“1”“11”“111”的,他对“1”的执着可见一斑。

从大迫杰的话语里,可以看出他并不觉得这有什么稀奇。即使身边有人会问他为什么必须用1号,他也只是反问为什么不用1号。这个小例子充分说明他是极其有主见的人,不易被其他人的意见左右。

当然,大迫杰也解释,如果在这种明明可以得到“1”的地方放弃,是否意味着自己对于赛场上的求胜心在减退呢?改变都是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为了鼓励自己,为了明确目标,他一直都十分注意不给自己松懈的机会。

对于希望能坚持运动的爱好者来说,不妨参考大迫杰的方式,在生活的细节上随时提醒自己。比如,少喝一杯含糖饮料;比如,不在准备运动物品上偷懒。这样不起眼的坚持累积起来,想必最终会产生不可思议的影响。

每一次完成马拉松比赛,他都是用尽了力气,特别是最后的5公里,尤其考验人的意志。

与很多人不同的是,大迫杰对于长跑怀着敬畏之心,这让他不会轻视任何一次马拉松比赛,从不会觉得自己强大到可以轻松完成。

对于一些跑步爱好者来说,长长的距离像看不见头的征途;对于另一些人来说,则像即将被攀登的高峰,让人亢奋;对于大迫杰来说,则像是一个特殊的对手。

跑道的存在不是来让他认识到自己的渺小,也不是供他超越,而是再一次藉由跑步认识自己。

这样的问题就像生活给每一个人的提问,今天你这样生活着,明天你还可以这样生活吗?明天你还要这样生活吗?

就像跑者日复一日相同的动作逐渐积累起可观的变化,那些我们以为一成不变的东西也并非坚如磐石,不止是好的,也包括坏的。我们以为不能改善的,无法提高的,也许只是心灵铸造的幻觉。

大迫杰还在书中用不少笔墨谈到了退役前的最后一场比赛,尽管未能如愿,但是已经尽了全力的他仍旧决定和赛前宣布的那样,在普遍被认为还可以继续马拉松事业的年纪退役。

退役后的大迫杰没有彻底离开跑道,而是致力于以自己的经验指导青少年马拉松选手,以另一种方式延续着马拉松生涯,他那些关于忍耐、坚持和排除杂念等等的体验,将会在新一代选手身上闪烁。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