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权运动之母”为何享有如此殊荣

当地时间10月30日,上千名美国人前往教堂哀悼日前去世的美国“民权运动之母”罗莎·帕克斯。美国总统布什夫妇不但亲自前往吊唁,且下令11月2日帕克斯在底特律安葬当天,美国所有的公共建筑降半旗致哀。

一位普通的黑人女性,在其身后备极哀荣,享受国葬般的待遇,其间的深刻含义,足以提醒世人再次关注美国民权运动和民主建设发展的曲折历程。

美国一向以国力最强大、制度最完善的宪政民主国家自居,但仅仅在50年前,身处非人道的种族隔离制度下的罗莎·帕克斯,还要为不给白人让座而遭监禁。这样的事实可能让包括许多并不了解美国民权和民主发展历史的美国人在内的人们吃惊。作为现代世界的第一部成文宪法,美国宪法的最初版本中,竟然明确规定保留盛行于南部各州的奴隶制,那些从未被赋予公民权和选举权的黑奴,竟在一番讨价还价中被折算为“3/5个人”而将其选举权“贴补”给身为他们“主人”的白人,以增加南部各州在联邦中与北部各州进行权力博弈时的筹码。而作为宪法修正案的《权利法案》,虽然一向被奉为“人权圣经”,但其最初所保障的“人民”权利,也当然地并不包括黑奴的权利在内。以1789年美利坚合众国立国为起点,一向被美国人引以为傲的200多年历史中,截止到南北战争后1865年废除奴隶制,美国有70多年生活在奴隶制的阴影之下;截止到1920年美国妇女获得选举权,在长达130多年的时间里,美国有一半以上的人口没有完整的公民权;截止到1955年因罗莎·帕克斯的勇敢举动而掀起的黑人民权运动,美国黑人在奴役、歧视中生活了160多年;如果以1968年黑人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的遇刺被害为标志,则美国黑人经过近180年的斗争,仍然没有获得完全的平等和自由。

美国开国元勋们以自然法、天赋人权、社会契约理论为基础,以《独立宣言》和《美利坚合众国宪法》为载体,为美国的未来奠定了宪政民主的制度基础。但即使是在这样幸运的基点上,美国人权、民主的发展,依然有着上述的波折和污点。民主制度不是按照设计室中绘制的蓝图建造,并一经发动便自动运转的理想模型。对任何一个国家来说,其民主制度是在坚定的民主信念和逐渐完善的制度保障下,伴随着社会的发展而不断进步、完善起来的。

而在另一方面,民主制度的完善也需要社会各方面付出艰苦卓绝的努力。就美国而言,如果没有林肯总统为了维护联邦统一、为了解放南方奴隶而发动的南北战争,如果没有北方自由黑人为了解救南方黑奴兄弟而勇敢地投入战争、浴血奋战,如果没有罗莎·帕克斯冒着被捕坐牢的危险而拒不让座,如果没有马丁·路德·金借助罗莎·帕克斯事件而掀起大规模的黑人民权运动,甚至如果没有马丁·路德·金的鲜血警醒,美国黑人可能至今也等不来平等和自由。也正如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黑人女国务卿赖斯所称:“如果没有帕克斯女士,我现在可能就不会成为美国国务卿。”

在美国人悲情惜别美国民权运动之母之际,所有对未来怀有美好梦想的人们,当再次审视人权和民主在当今时代的发展课题,这可能是纪念罗莎·帕克斯之于我们的最大价值和意义。下一页

当地时间10月30日,上千名美国人前往教堂哀悼日前去世的美国“民权运动之母”罗莎·帕克斯。美国总统布什夫妇不但亲自前往吊唁,且下令11月2日帕克斯在底特律安葬当天,美国所有的公共建筑降半旗致哀。

一位普通的黑人女性,在其身后备极哀荣,享受国葬般的待遇,其间的深刻含义,足以提醒世人再次关注美国民权运动和民主建设发展的曲折历程。

美国一向以国力最强大、制度最完善的宪政民主国家自居,但仅仅在50年前,身处非人道的种族隔离制度下的罗莎·帕克斯,还要为不给白人让座而遭监禁。这样的事实可能让包括许多并不了解美国民权和民主发展历史的美国人在内的人们吃惊。作为现代世界的第一部成文宪法,美国宪法的最初版本中,竟然明确规定保留盛行于南部各州的奴隶制,那些从未被赋予公民权和选举权的黑奴,竟在一番讨价还价中被折算为“3/5个人”而将其选举权“贴补”给身为他们“主人”的白人,以增加南部各州在联邦中与北部各州进行权力博弈时的筹码。而作为宪法修正案的《权利法案》,虽然一向被奉为“人权圣经”,但其最初所保障的“人民”权利,也当然地并不包括黑奴的权利在内。以1789年美利坚合众国立国为起点,一向被美国人引以为傲的200多年历史中,截止到南北战争后1865年废除奴隶制,美国有70多年生活在奴隶制的阴影之下;截止到1920年美国妇女获得选举权,在长达130多年的时间里,美国有一半以上的人口没有完整的公民权;截止到1955年因罗莎·帕克斯的勇敢举动而掀起的黑人民权运动,美国黑人在奴役、歧视中生活了160多年;如果以1968年黑人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的遇刺被害为标志,则美国黑人经过近180年的斗争,仍然没有获得完全的平等和自由。

美国开国元勋们以自然法、天赋人权、社会契约理论为基础,以《独立宣言》和《美利坚合众国宪法》为载体,为美国的未来奠定了宪政民主的制度基础。但即使是在这样幸运的基点上,美国人权、民主的发展,依然有着上述的波折和污点。民主制度不是按照设计室中绘制的蓝图建造,并一经发动便自动运转的理想模型。对任何一个国家来说,其民主制度是在坚定的民主信念和逐渐完善的制度保障下,伴随着社会的发展而不断进步、完善起来的。

而在另一方面,民主制度的完善也需要社会各方面付出艰苦卓绝的努力。就美国而言,如果没有林肯总统为了维护联邦统一、为了解放南方奴隶而发动的南北战争,如果没有北方自由黑人为了解救南方黑奴兄弟而勇敢地投入战争、浴血奋战,如果没有罗莎·帕克斯冒着被捕坐牢的危险而拒不让座,如果没有马丁·路德·金借助罗莎·帕克斯事件而掀起大规模的黑人民权运动,甚至如果没有马丁·路德·金的鲜血警醒,美国黑人可能至今也等不来平等和自由。也正如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黑人女国务卿赖斯所称:“如果没有帕克斯女士,我现在可能就不会成为美国国务卿。”

在美国人悲情惜别美国民权运动之母之际,所有对未来怀有美好梦想的人们,当再次审视人权和民主在当今时代的发展课题,这可能是纪念罗莎·帕克斯之于我们的最大价值和意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