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样滑冰双人滑奥运冠军隋文静韩聪:“滑出中国运动员的精气神”

【环球时报记者 娄康】“作为花样滑冰运动员,当国家需要的时候,我们会第一时间冲上前线个月前的北京冬奥会花样滑冰双人滑比赛中,隋文静/韩聪以0.63分险胜俄罗斯组合塔拉索娃/莫洛佐夫,为中国冬奥代表团夺得第9金,同时也弥补四年前在平昌以0.43分之差摘银的遗憾。近日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专访时隋文静表示,可以用三个词概括“葱桶组合”的优势:永不服输、坚持、自己跟自己磕。

环球时报:你们在北京冬奥会花样滑冰双人自由滑中选择了2017年世锦赛上的夺冠曲目《忧愁河上的金桥》,为什么会选这首曲子?

韩聪:(因为)一听到就觉得有故事性,还符合自己身上的鲜明特点,但是当时也有担心:这个音乐的气势不是特别恢宏,会不会在奥运会赛场上压不住场面,后来我们把这个东西做得和别人不一样也是非常好的,所以当时就跟教练团队商量好之后决定就用它了。

环球时报:有粉丝评价你们拥有“全世界最好的捻转四周”,做这个动作之前会担心失误吗?

隋文静:(当时想的是)就是要破釜沉舟地去干,拼尽自己的一切去尝试,因为花样滑冰可能最与众不同的就是:我们需要在6分钟内零失误地完成节目,甚至可能一个微笑表现不好都会让你输掉比赛。其实每一秒钟脑子里过的都是好几千几万帧的细节动作,每天晚上我们都会在睡觉前不断地回想。

花样滑冰可能是冰雪项目中最难的几个运动之一,我们希望在冬奥会的赛场上展示最好的自己,滑出中国运动员的精气神。再参加一次冬奥会的话,我们还是会破釜沉舟,上到最高难度。

环球时报:你们曾因伤病错失2014索契冬奥会,当时你们为了那届冬奥会做了哪些准备?

隋文静:其实我们准备了非常多,而且就在奥运会前几周我们参加了四大洲比赛,拿出了几乎要突破亚洲纪录的节目,那时候状态非常好,但在之前的比赛里我们没有拿到奥运会资格,也是非常的遗憾。

按照当时的预期,如果发挥好的线都很有可能,甚至有机会冲击奖牌——即使是在我们受伤的情况下。所以现在想到没有参加索契冬奥会,都觉得那比拿银牌要更遗憾。

我觉得只有(让人们)看到这些坎坷和磨难,才会觉得我们像一个真真正正的人,让更多的人以我们为榜样,然后不断克服困难。我们已经是接近30岁的老运动员了,前20年的拼搏可以给弟弟妹妹甚至同辈打个样,变成小太阳照亮大家。

韩聪:我们从小搭伴,两个人每天站在冰场上。小时候我们的优势在于“以难度著称”,因为无论到哪一个项目,不管是男单女单双人还是冰舞,都是以技术为保障核心。从小我们有“抛四捻四”两种四周跳,这种高能力放在青少年比赛中,基本会领先第二名三四十分,所以出去比赛的时候心里很清楚,哪怕失误我们也能赢。当时觉得可能没有什么,但是回想起来,觉得那个时候确实是挺厉害的。

到了成年组我们才发现真的是(需要)艺术表现力:对节目内涵的掌控,对音乐的理解,对编排上的自我感悟——通过学习这些,我们的艺术表现力在教练的帮助下提升上来,所以到了可以去参加奥运会这种级别的赛事时,我们才兼具技术难度和艺术表现力。就是这样一段心路历程,让我们彼此越来越默契,越来越互相信任。

隋文静:如果用三个词总结我们的优势的话:永不服输、坚持、自己跟自己磕。确实对于我们两个来说,这一路也特别不容易。优势是什么?优势不就是我们两个彼此信任,不断努力克服那些我们没有优势的动作吗?在克服自己不占优势的方面时,彼此的信任就特别重要,这几个词用在任何人身上都有用,我希望大家通过自己的坚持、努力还有克服困难的这股劲,也走过自己的那道坎。

隋文静:我最近在出书,是自传,之后想捐掉版税做公益。我觉得自己生活中的很多细节是可以展现给大家的,我们并不只存在于镜头前。另外我计划去进修编导,因为不管是作为运动员,还是之后帮助小朋友,这都是个特别好的方向。生活中我也不断学习,开始上演讲课、英语课还有声乐课。

另外今年我们还是要休养一下身体,在花样滑冰赛场上——这么说有点“凡尔赛”了——真的是把从小到大所有能拿的冠军都拿了,目前想创造更多的艺术品,想如何去沉淀自己,这是我们接下来思考的方向。

韩聪:作为花样滑冰运动员,当国家需要的时候,我们会第一时间冲上前线继续比赛。虽然今后我们的发展道路上有一些不确定性,但是万变不离其宗——我们是花样滑冰运动员出身,会在未来运用我们所学到的知识和对花样滑冰的认识,让更多人喜欢滑雪、滑冰,让更多小朋友尝试双人滑,尽快成长,避免我们走过的弯路,让大家明白花样滑冰的乐趣到底是什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