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岁的中国新星和49岁的“速滑传奇”赛场“交棒”

  2月5日,速度滑冰女子3000米决赛,最年轻的和最年长的同组出发。视觉中国供图

  在自己最后一届冬奥会上,不但排名倒数第一,还被别人破了自己的奥运纪录,这会是一种怎样悲愤交加的心情?

  但当事人克劳迪亚·佩希施泰因却像是在看着另外一个人一样坦然,甚至还有些兴高采烈:“我的奥运纪录早晚要被超过,这很正常。”

  荷兰名将伊蕾妮·斯豪滕破掉佩希施泰因纪录的时候,后者正在混合采访区跟各路记者侃侃而谈,恰好有记者聊到她的奥运纪录是不是“持续太久”了,佩希施泰因赶紧示意挡住旁边显示器的记者“让让”:“别说这么早,比赛还没完”。话音未落,斯豪滕就冲过终点线的成绩破掉佩希施泰因冬奥纪录的同时,获得本届冬奥会速滑女子3000米金牌,而最终名次确定,佩希施泰因4分17秒16的“糟糕”成绩,让她在全部20名选手当中排名倒数第一。

  但这一点儿也不影响佩希施泰因为自己感到无比骄傲和自豪的好心情。一个小时之前,佩希施泰因是微笑着滑过终点线的,过线之后她便向着北端看台高举双臂仿佛回到20年前万众瞩目的那一刻——北看台除了零星几名志愿者几乎空无一人,但在自己的冬奥会终点线上,她只需要向自己致意,毕竟北京冬奥会闭幕后的第二天,她就要度过自己的50岁生日,这届北京冬奥会,她所经历的第8届冬奥会,让她感受到了超越比赛的意义。

  “我来北京参加比赛,也是来这里庆祝自己第8次参加奥运会。”佩希施泰因说:“我创造了历史,成绩最差的这届比赛却是我职业生涯的巅峰,今天比我所有的奖牌加起来都更重要。”

  今天下午速度滑冰女子3000米决赛的签表依照惯例提前24小时公布,“巅峰时刻”就是从这张签表开始的:这届冬奥会最年长的速滑运动员、49岁的佩希施泰因排在第一组外道,抽在内道的是22岁的阿合娜尔·阿达克,中国速滑女队最年轻的“希望之花”,出生在新疆,注册在天津。

  佩希施泰因倾尽全力才攒够了北京冬奥会的参赛积分并将排名提升至可以参赛的程度,她在2002年盐湖城冬奥会上创造的3分57秒70已经在冰面上停留20年,如果不是因为一场禁药官司让她错过了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她将创造一个已经空前、极有可能也将绝后的冬奥会参赛纪录——这位“速滑传奇”手握5枚冬奥金牌和3枚冬奥银牌,足够让人仰视。

  22岁的阿合娜尔·阿达克和49岁的克劳迪亚·佩希施泰因,在北京冬奥会开幕式后第1个比赛日,在倾心打造“全世界最快的冰”的“冰丝带”第1场奥运赛,在女子3000米决赛的第1组不期而遇:这两代人,小的初出茅庐,老的力不从心,“未来属于她”和“曾经属于她”在奥运赛场的碰撞毫无隔阂。

  “我相信她的成绩会一年比一年更好,现在的年轻人有最好的条件。”佩希施泰因说:“我(今天)确实很慢,但我笑了,我是世界上唯一一位参加了8次冬奥会的女性,比赛结果并不重要,昨天有记者问我第一次参加冬奥会是不是20年前的事儿,我纠正说已经30年了,虽然还要防范新冠肺炎疫情,但这届北京冬奥会让我感到非常自豪。”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青在线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在自己最后一届冬奥会上,不但排名倒数第一,还被别人破了自己的奥运纪录,这会是一种怎样悲愤交加的心情?

  但当事人克劳迪亚·佩希施泰因却像是在看着另外一个人一样坦然,甚至还有些兴高采烈:“我的奥运纪录早晚要被超过,这很正常。”

  荷兰名将伊蕾妮·斯豪滕破掉佩希施泰因纪录的时候,后者正在混合采访区跟各路记者侃侃而谈,恰好有记者聊到她的奥运纪录是不是“持续太久”了,佩希施泰因赶紧示意挡住旁边显示器的记者“让让”:“别说这么早,比赛还没完”。话音未落,斯豪滕就冲过终点线的成绩破掉佩希施泰因冬奥纪录的同时,获得本届冬奥会速滑女子3000米金牌,而最终名次确定,佩希施泰因4分17秒16的“糟糕”成绩,让她在全部20名选手当中排名倒数第一。

  但这一点儿也不影响佩希施泰因为自己感到无比骄傲和自豪的好心情。一个小时之前,佩希施泰因是微笑着滑过终点线的,过线之后她便向着北端看台高举双臂仿佛回到20年前万众瞩目的那一刻——北看台除了零星几名志愿者几乎空无一人,但在自己的冬奥会终点线上,她只需要向自己致意,毕竟北京冬奥会闭幕后的第二天,她就要度过自己的50岁生日,这届北京冬奥会,她所经历的第8届冬奥会,让她感受到了超越比赛的意义。

  “我来北京参加比赛,也是来这里庆祝自己第8次参加奥运会。”佩希施泰因说:“我创造了历史,成绩最差的这届比赛却是我职业生涯的巅峰,今天比我所有的奖牌加起来都更重要。”

  今天下午速度滑冰女子3000米决赛的签表依照惯例提前24小时公布,“巅峰时刻”就是从这张签表开始的:这届冬奥会最年长的速滑运动员、49岁的佩希施泰因排在第一组外道,抽在内道的是22岁的阿合娜尔·阿达克,中国速滑女队最年轻的“希望之花”,出生在新疆,注册在天津。

  佩希施泰因倾尽全力才攒够了北京冬奥会的参赛积分并将排名提升至可以参赛的程度,她在2002年盐湖城冬奥会上创造的3分57秒70已经在冰面上停留20年,如果不是因为一场禁药官司让她错过了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她将创造一个已经空前、极有可能也将绝后的冬奥会参赛纪录——这位“速滑传奇”手握5枚冬奥金牌和3枚冬奥银牌,足够让人仰视。

  22岁的阿合娜尔·阿达克和49岁的克劳迪亚·佩希施泰因,在北京冬奥会开幕式后第1个比赛日,在倾心打造“全世界最快的冰”的“冰丝带”第1场奥运赛,在女子3000米决赛的第1组不期而遇:这两代人,小的初出茅庐,老的力不从心,“未来属于她”和“曾经属于她”在奥运赛场的碰撞毫无隔阂。

  “我相信她的成绩会一年比一年更好,现在的年轻人有最好的条件。”佩希施泰因说:“我(今天)确实很慢,但我笑了,我是世界上唯一一位参加了8次冬奥会的女性,比赛结果并不重要,昨天有记者问我第一次参加冬奥会是不是20年前的事儿,我纠正说已经30年了,虽然还要防范新冠肺炎疫情,但这届北京冬奥会让我感到非常自豪。”

Leave a Comment